辩论赛新闻稿余生只想和你一步一来生-煮字茶坞

余生只想和你一步一来生-煮字茶坞

“当初不知是谁的一句来日方长,让我目睹了人走茶凉。”她带着哭腔,把我送给她的生日礼物扔回我怀里辩论赛新闻稿。
她转身就离开了,直到远离了我的视线,但我没有去追。
那天很热,热到在她转身后便蒸发了她眼眶里的的水汽,那天的艳阳很烈,灼伤了她的心。
—01—
第一次遇见她是在新生晚会上。
那段六人表演《L O V E 》的爵士舞引起了全场的热潮,台下的观众都移不开眼睛。随着一起一落的节奏,瞬间放大了心跳声。
舞台上那个半扎着丸子头赵关克,露脐上衣,短牛仔裤的女生虽不是跳得最好的,但只要往台上一站,气场不下于领舞 。
当时,她给我的印象不过就像是写在沙滩上的字一样,一个浪潮卷来,便毫无痕迹。
让我记住了她是在一次大课上。
我身旁的男生不知何时换了位女生,还不断和我说话。
“嘿,你好呀,我叫曾敏筠,会展策划专业的,你呢?”
“我想你肯定还缺朋友吧?”
“我不缺朋友”我终于失去了耐性,停下手中的笔,侧头对着她冷冷说上一句。
“缺呀,怎么不缺,缺女朋友啊”
“我不缺女朋友”我定眼望着她,用冷冰冰的语气说。不过,我发现她褪去了舞台的闪耀,竟也有这股清新的感觉怒剑啸狂沙。
不知为何,一向眼光颇高的我,第一次对一位认识不到半个小时的女生产生了这般的感觉。
“嘿,帅哥庞玉良,我要追你呀”她说完后,望着我傻傻地笑着。
听到她这么说,我好气又好笑。心里的第一反应就是这女生没毛病吧。

再者,以前有过很多女生都和我说过类似的话,但是她们到了最后也不了了之了。所以我没搭理她,继续做笔记。
“果然,我男朋友的字就是清秀”她将我的书抢了过去。
“你……你别闹发泄拳击,快把书还我”我无可奈何,念还在上课,我压低了一个度。
“好好好,还你”她把她的书给了我,说:“以后,你的书就是我的啦,你用我的僵尸神话。”
我拗不过她,便用着她的书来记着笔记。头一次发现世上竟有如此霸道,莫名其妙还无理取闹的人。
我对她说的话,也没放在心上。
只是觉得那天以后,我的视线范围内便多出了位活蹦乱跳的女孩,无论是在晴时还是雨天。
—02—
吃饭时,她会抱着打好的饭走到我旁边,而我身旁的舍友便自觉地让开了位置。久而久之,每次吃饭时,我身旁的位置都会空着,等她来。
在自习室里复习,她会将书抛在我桌子上,然后都会问上一句:你不会介意的吧?我知道你不会介意的。
说完,便倏地坐在我对面。
她无时无刻都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内,不知何时起,我也习惯了有她的存在。
就像是鱼习惯了在水里,就像人类习惯了呼吸一样。
我生日那晚,和班里的几位男女朋友踩着寒气回到宿舍楼。远远便看到她,低着头,倚着墙,手插入衣兜里还挎着一个袋子,穿得很单薄,时不时跺脚。
那晚虽冷,但是投射到地面透过树影的斑驳月光却柔软了下来,软到了我的心底。
“怎么那么晚才回来呀”她走了上前和他们打了个招呼,对着我冷冷地说。
朋友识趣地各回各“家”。
“敏筠,你怎么在这里?”我有点诧异。关于我的一切,我未曾和她提及过,即便已经是微信好友再加校友,和她聊天总是选择性回答。
“诺世音琴行,生日快乐!”她假装很不好脾气地将袋子递了出来。
“谢了。”
“陪我走一程”她几乎是用着命令的语气说了出来,但更多的是请求的语气。说完,便走在我前面。

她很坚信我会按照她说的去做那样做,走在我前面,头也不回。
“很冷吧,这样就不冷了”看着她单薄的身影,我跑到她前面媚行深宫,拿下围巾帮她戴上,然后脱了我的外套披在她身上。
“这样就不冷了”等我回过神来才发现她已经轻轻地在我唇上留下了她的温度。
她低下了头,白皙的脸颊被寒气一点一点染红。
—03—
生日那晚以后,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大事小事都会在微信上和我说,而我却不知道从何时起会秒回她消息。
和她一起吃饭久了,便知道她吃番茄炒蛋时只吃番茄,会把鸡蛋夹给我,她不喜欢吃香菜,也不喜欢吃葱。她不知,其实我不怎么爱吃鸡蛋,可不知何时起我竟喜欢上了吃鸡蛋海蟾尊。
和她一起泡图书馆多了,便知道她最喜欢的书是《查令十字街84号》。她说,她喜欢有信纸的日子,她还说,要将我们的点滴都落在白纸与笔尖之间。
和她出去的时候,她只穿裙子。
我们好像开始融入彼此的生活,就像一根麻花一样,缱绻在一起。
我的场场篮球赛她都会喊到沙哑,她的街舞表演、溜冰节目我一场不落。
那晚,和舍友兼职下班回到学校时才发现已经十点了,有点小疲惫直奔了宿舍。
半路的时候想起了她今晚的溜冰节目,便丢下舍友绕了路,匆匆往溜冰场走。
起初,我没打算让她知道我来过,所以站在了大门口,远远看他们玩溜冰。
那晚,她仍旧是半扎着半丸子头,她站在溜冰场的栏杆旁,和她的同伴时而捂嘴时而比划时而看手机。
到她上场表演时,她孑然一身。在溜冰场上玩溜冰玩得风风火火,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那晚的月亮特别圆,月色透过窗涌进溜冰场将她照得特亮特亮,越发凸显了她皮肤的白皙,匀称的身材。
正当以为她会有个完美的结尾收场,一个不小心却摔下了。
我一个箭步,挤进一堆人群中,右膝着地,半跪在她面前,开始检查她的脚部。
我抱起了她,送她到医务室处理伤处。
“你怎么才来呀”出了医务室,她一拐一拐地走在我前面,生气地说,我就像是个犯了错的小孩一样,听着她的牢骚。
“你脚还痛着呢,来,我背你吧”我半蹲在她前面。
我背着她往宿舍楼走。
那晚永恒造化,她出奇地安静四大龙,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此生,我只向一个人问过一次路。”走在回宿舍楼的半路,她咬着我的耳朵说。
我的耳朵一阵酥酥麻麻的,想要保护她一辈子的想法,涌上心头。
“放心吧苏菲浅,你不会迷路的。”
“嗯,我知道”她懒懒地回答,就连声音都透着倦意。她没有再说话。
听着她的声音,我心里紧紧的,如果她站在我面前,肯定能看到我微锁的眉头。
我想:她肯定是为了这次的表演,花了很多心思太累了再加上摔伤。
我背着她,将学校走了个遍,走到宿舍楼下时,仍背着沉睡的她。
第一次发现,原来学校可以这么小;第一次发现,原来她并不是个霸道的人,她只对我一人霸道而已。
那晚,两颗心紧贴着,岑碧青我的心一点一点抹上一层又一层的蜜糖。

—04—
我们很顺其自然地就在一起了。没有深情的告白,也没有奔走相告。而我身边的同学朋友,也顺其自然地默认了我和敏筠的关系。
敏筠的计划本里计划着用三分之二的假期打工,剩下的那一分就去旅行,一起拿奖学金,一起考研。我们每走的一步路都会让我们变得越来越好。
在洱海边,一半黄昏的落入水平线以下,敏筠走在我的前面,突然扭头看我,我看到逆光的她,与黄昏融为了一体;我们还去了图腾古道,古道的建筑色彩很搭她的气质;凤凰古城……
不知不觉,我们从大一到大三,这几近两年的时光里,我们也有过小吵小闹,但也算磨合了彼此。她不会对我蛮不讲理,反倒是我投足间有点了她的霸气。
身边的熟人都很看好我们,认为我们都能走到最后。
只是,再完美的事情随时都会有分崩离析的可能。
我们好像怎么也熬不过“毕业就分手”的咒语。
敏筠像往常那样打电话喊我起床,我并不知道她挂电话时会不会哭的,但我只知道,那通电话,在彼此沉默很久很久,久到一秒就像是一辈子那么久以后,才“嘟”了一声。
敏筠继续准备她的考研,而我听从父母的安排到国外发展。
离校前一周,我挑了份那时在凤凰古城里她看中的却一直没买小首饰,作为不久后她的生日礼物。
我站在女生宿舍楼下等她,还想着她会不会来。
直到她穿着一条白色的长裙,散着长发从楼梯间走下来,渐渐走入我的眼帘。她走到我面前,她看起来有点倦意,双眼像核桃那样。
“当初不知是谁的一句来日方长,让我目睹了人走茶凉。”她带着哭腔,把我送给她的生日礼物扔回我怀里。
她转身就离开了,直到远离了我的视线,但我没有去追。
那天很热,热到在她转身后便蒸发了她眼眶里的的水汽,那天的艳阳很烈,灼伤了她的心。
—05—
离校前一天,当我再次拨通敏筠的电话时,心头紧紧的,但是电话在响了一下就接通了以后,我的心头大石也终于放下了。
“我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我们同时说了出来。
“你先说”我们异口同声地说。我们最后决定同时一起说。
“我决定要留在这座城市,尽管家人都反对。”
“我放弃考研了,说服了我父母,要和你在一起”。
我握着手机,我们互相都笑了出声。
余生,我只想跟随你,一步一脚印,一步一来生。
【end】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简介:槿夕,写诗写散文,写你也写自己。公众号:浅笑倚夕
作者:admin 2018年06月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