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角遇到爱剧情介绍作者:少年之上 全文阅读:被抱错后,在商家养了十年,又因缘际会回到了侯府的许颜华, 《凤头钗》许颜华-鱼仔的小说

作者:少年之上 全文阅读:被抱错后,在商家养了十年,又因缘际会回到了侯府的许颜华, 《凤头钗》许颜华-鱼仔的小说
《凤头钗》作者:少年之上
文案:
勇毅侯夫人年轻时在湛山寺抽到过一支凤头钗的签
解签的大师说她命中有两女,一个有凤命,一个有贵子
可是十年过去,侯夫人却只有一个嫡女,那么,说好的另一个女儿在哪里?
被抱错后,在商家养了十年,又因缘际会回到了侯府的许颜华,看着那个作天作地的假侯府小姐,愤怒的比中指——
抢了我的都要还回来,惹了我的就要哭出来!
而上辈子因为错信四哥,被圈禁了一辈子的六皇子重生了
现在他不止知道许家姐妹谁是凤命,谁有贵子,还知道俩人中到底谁才是最终赢家!
这辈子本想提前抱大腿的六皇子,看着那个专治不服的小丫头,还是五体投地的服,
厉害了,我的小姐姐~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女强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颜华 ┃ 配角:许宜华 ┃ 其它:
金牌编辑评价:
勇毅侯府与商户人家竟意外抱错了孩子,原本就是侯府嫡长女的许颜华在商户家生活了十年后,回到了侯府江恩八线。一朝身份变换后,随之而来的烦恼和选择也多了起来,尤其是对她莫名亲近的六皇子,身上似乎也藏了什么大秘密? 本文行文流畅,描写细剧情精彩,女主性格强势干脆利落,男主是年下的家养小狼狗; 对女主的深爱贯穿两世,两人一路更是从头甜到尾,共同走向人生巅峰。
1.01
七月的盛夏,正午时分,天气闷热,晒得人浑身发懒。
勇毅侯府这座前后两进的院落里,装饰中规中矩,庭院宽敞,有秋千池塘。
在抄手游廊的背阴处,一个穿着雪青色褙子,仆妇打扮的中年妇人,正偷偷侧耳,从上房东厢的纱窗外,听着室内的动静。
“谁也不用劝我!干脆你就去跟侯夫人说,把我送回家算啦!她不稀罕我,我自回家去不惹她厌烦。今后哪怕是作商人子,好歹还有个后娘知冷知热呢!”
许颜华把手里的白瓷盏用力从炕桌上挥了下去,随着啪啦一声,瓷器清脆的碎裂声,她整个人任性的往后一躺,在山水屏风后的罗汉榻上,滩成了一个大字形。
一个鬓角发白的嬷嬷看着许颜华恶形恶状的样子,气的手都颤抖了,手里攥着的竹制戒尺都差点被自己掰断。
她知道,眼前的许颜华,根本就是故意的。
“简直……简直朽木不可雕也!”
江嬷嬷是勇毅侯府夫人周氏特意请回来教导许颜华的,本是内宫出身,四十余岁后被主子恩典出宫,就辗转各府做了教习,以教导手段严苛闻名。
这些年她教导过规矩礼仪的贵女也不少了,许多主母就是奔着她的严苛名声,请她来府为自家性子不好的姑娘小姐立规矩。
但是江嬷嬷敢说,她半辈子以来,就从来没有遇到过史小鹏,像勇毅侯府家大姑娘这样的。
原本一般在许大姑娘这个年纪被教导规矩的,做嬷嬷的都得一上来先取个明目罚一次狠的,当做下马威杀杀姑娘脾性儿,反正世上贵女柔和温婉才是正道不是吗?
尤其是在来勇毅侯府之前,江嬷嬷也听说过关于勇毅侯府大姑娘抱错这个大新闻的。
再想着勇毅侯夫人周氏话里话外的意思,江嬷嬷也是能理解的。
这位许大姑娘自小在商门长大,难免有点“野性难驯”的,教导礼仪,抹平了大姑娘身上的脾性,将来能带出去交际,这大概才是侯夫人请她来的目的。
但偏生这许家大姑娘,就是油盐不进,性子顽劣,越打越是逆反。
既然打的不行,那就清清静静饿几天吧。
所以昨儿请示了侯夫人后,江嬷嬷就开始让人不给许大姑娘饭吃了,结果现在她竟然就彻底罢工不学了!
听着室内的声音,青色褙子的仆妇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一旁两个穿红着绿的小丫头,只管低着头看脚尖,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室内的四角,都搁着一方青铜大盆,里面是冒着寒气的冰山,但是许颜华从方家带回来的养娘,汗珠子还是一颗颗的从额上淌了下来。
看着江嬷嬷作势要走,跟在许颜华身边的养娘赶紧拉住了她的胳膊。
”嬷嬷莫气,不然就让咱们姑娘歇歇,等吃过饭后再说吧……“
一边说着,张养娘一边朝许颜华使眼色,讨好的看着她,希望她不要再犟下去了。
“哼!”
江嬷嬷一把挣脱了张养娘的手,转身自己打了珠帘就出去了,许家这大姑娘,她是教不了了!
“让她走!都打量我好欺负呢,想整治我,没门儿!你们去给我叫饭,厨房不给的话,就去问问侯夫人,真要饿死我的话,等闲还得好几天,我干脆一头在她门口碰死了还痛快呢!横竖我这辈子命苦,享不了亲娘的福,当这条命还给她好了!”
许颜华在江嬷嬷继续嚷着,把张养娘吓得拎着裙子跑过去要捂她的嘴。
“我的大姐儿唉,什么死不死的,这话也好说的?”
张养娘看着依然摊在罗汉榻上的许颜华,急的眼泪都冒出来了。
说起来,她家大姑娘也是命苦。好好地金尊玉贵的侯府大小姐,偏生和商户家抱错了。
如今虽然认了回来,但是生得不如养得亲,侯夫人疼了别人家姑娘十来年,哪能轻易转回心意?
“大姐儿,您就和夫人服个软吧,总归是亲生母女,现在是冷淡了点,但是慢慢就熟络了,母女哪有隔夜仇的?您做女儿的,就当孝敬长辈了,就别和……和那位计较了。”
张养娘是许颜华从商户万家带来的人,又从小照顾她长大,知道自家大姑娘自幼即性子好强,当万家大姑娘时,便是阖府上下说一不说二的主儿。
但是奈何她现在不是万家大姑娘了,成了身份贵重的侯府嫡女,却是形势比人强,反而不受侯夫人周氏的宠爱。
侯夫人既是长辈又是贵人,她家姑娘再这么别扭下去,偌大的侯府里没个亲娘护持,到时候一点便宜都占不到不说,还会继续吃闷亏。
许颜华撇了撇嘴角,“养娘,这个软我不能服,我要是服了,今后在这侯府还有什么立足之地。”
因为自己的芯子并不是真的十一岁,所以许颜华对于自己如今的处境看得很清楚。她现在缺的并不是规矩教养,那些东西都只是形于外在的。
更兼江嬷嬷一心要把她压服,与其是教导规矩,更像一种压迫性的洗脑,带着一股子整治的味道。
侯夫人周氏更想让她成为那种唯唯诺诺,温驯顺服,所有委屈往肚子里咽的性子,许颜华更不能接受了。
在侯府里,她和徐宜华之间,就必须分出个强弱主次来。
不然她做为一个爹不疼娘不爱,又在社会地位低下的商户长了那么些年的侯府大姑娘,在侯府的日子绝对好不了,就是将来婚嫁时也不易。
前后两辈子,许颜华就是个好强的性子,让她唯唯诺诺的受欺负,承认自己比不了别人,比杀了她还难受。
本来许颜华也不想这么快撕破脸的,生恩和养恩自古以来都是难题,感情都是处出来的,并不是谁该给谁的,这个道理她懂。
毕竟亲娘周氏疼爱了许宜华十年一,哪怕许宜华不是她亲生的,积累下来十来年的感情,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变淡的,至于享受了这么多年母爱的许宜华,也是她自己的缘法。
只是她许颜华比较倒霉,上辈子的许颜华就是个被人丢弃在福利院的孤儿,没有享受过父母疼爱。
这辈子穿来后,又正逢万玉笙的生母刚病逝,那时候她才两岁。加起来两辈子也没有亲娘照拂,享受不到母亲的关爱。
幸好万老爹念及亡妻,对自己的长女还是挺好的,只是他到底是男人,更要忙着在外奔波做生意,而且这个时代男人基本上是不太管内宅琐事的,也顾不了许颜华太多。
等到再长大点,万老爹又娶了续弦,许颜华开始在后娘手里讨生活。
不过她和继母周氏没有什么利益冲突,且她人聪慧又能压得住嫡长女这个身份,就是周氏在她手里也讨不着便宜,反而因为要压制万老爹的小妾和庶子,对她很是重视。
只是继母到底不是亲娘,周氏也有自己的孩子要照顾,许颜华还是得自立自强。
不过商家虽然社会地位低,男丁不能科举,但是万老爷经商有道,家财万贯,在整个京师都数得着。
生活优渥,弟妹乖巧,就在许颜华对自己的生活很满足时叶真理,跟着一个晴天霹雳打了过来。
她竟然不是万玉笙,或者说万玉笙本该是侯府千金,却在辅出生时被换了身份。
等真相大白时,侯夫人周氏到底舍不得自己养大的许宜华,将许颜华改了名字接回来后,又以“养女”的身份,把许宜华留在了府里。
之前继母周氏是继室,不敢明晃晃的偏疼自己的儿女,但是许颜华来了侯府后,才切身体会到什么叫打落牙齿和血吞的“偏爱”。
她之所以一入侯府没几天,就被侯夫人用教导规矩的名义请来嬷嬷“严厉教导”她,也还是为了许宜华。
当时许颜华刚被接回侯府,就被安排到了现在住的这个院子。
其实原本许颜华也没有想过自己要住许宜华之前的院子,毕竟被抱错并不是许宜华的错,弄到现在的处境,她尴尬,许宜华也尴尬,她总不能一入侯府就把人家的东西都抢过来。
哪怕在侯府,她和许宜华的待遇都一样,许颜华也觉得没什么好置喙的。亲生母女,往后相处的日子还很长,她相信侯夫人周氏也会慢慢接受她的。
但是待她被许宜华邀请去了她住的院子,才知道镰田紘子,根本是她异想天开了。
许宜华住的院子比她好上很多,不仅更宽敞精致,而且亭台水榭,花木扶疏,处处透着尊贵雅致。
院子后面还有两层小楼,室内摆设清雅华贵,字画都是前朝名家,摆设也精心,和她一比,自己住的院子简直敷衍的可以。
许颜华这才恍然大悟,为什么她被接回侯府后,身边的仆妇和婆子都有点使唤不动,根子就在这里。
并不是侯府规矩就比万家大,而是下人们心里都有一杆称,从她和许宜华的待遇上,就能透出许多的信息。
亲生的又怎么了,不被亲娘喜欢,照样在侯府过得比不上养女。
更兼许宜华身边伺候的丫鬟婆子,虽然规格和她一样,但是档次感觉就是不同,许颜华身边的大丫鬟看着许颜华,都带着一股莫名的傲气和敌意。
许颜华强自压抑住心头触动,继续和许宜华说话。
说实话,万家也没有亏待过许颜华,只是商户女和侯府千金,从小的经历和教养就恍然不同。
许宜华鹅蛋脸盘,眉眼清秀宜人,说话温柔和软,气质优雅,加上通身的气派,把许颜华衬的难免有点灰头土脸。
若不是许颜华并不止十一岁,也不是纯正土生土长的“大秦”人,她必然是要自卑的不敢面对许宜华的。
2.02
那天在许宜华那里,许颜华一眼扫到了她内室的书案上,放着一尾古琴。看起来像是名家孤品,极难一见。
虽然之前万家有钱,但是这种有来历的东西却不是商户人家轻易用钱能买来的。
可是还没等到许颜华的手碰到琴上,许宜华身边的丫鬟竟然上前阻拦,说那是她家大姐儿心爱之物,不能动。
在大秦这个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里,许宜华这个正主都没有发话,一个丫鬟越俎代庖的上前制止主子,实在没有规矩,目中无人的紧,而且透着一股极强的“轻视”味道。
许颜华简直要气的发抖,那个叫倚书的丫鬟凭什么看不起她?
她知道这个社会轻视商户,但是说起来她才是名正言顺的侯府千金,许宜华也不过是沾了阴差阳错的便宜。
虽然后来许宜华马上斥责了丫鬟,温言软语的致歉,还想把琴送给她,但是许颜华心里还是膈应的要命。
别说她本来就没有想过要许宜华的琴,现在为了这么一出,许宜华把琴给她,不管她接不接下来,都觉得被“施舍”了。
而且往后的几日,许颜华和许宜华一样,早上去周氏那里请安。周氏只顾拉着许宜华说话,对许颜华冷冷淡淡。
若不是庶女许攸华并不是日日去周氏面前请安,许颜华觉得她和许攸华的待遇应该也相差无几了。
最终的矛盾爆发在许颜华听说,因为许宜华爱喝黄唇鱼炖的汤,侯夫人周氏竟然将侯府里所得的两条黄唇鱼全部都分给了许宜华。
周氏连掩饰都没有的偏爱,把许颜华原先心存的那一二分对母亲的孺慕之情,全部打散。
黄唇鱼是从南方海岸捕获的,本身就稀少,运到京师后更是成为难得一见的珍品,千金难求。一般只有宫里才会有,若非勇毅侯府在圣人面前还算得脸,也是吃不着的。
她不差这口吃的,关键是人活一口气,明明她才是亲闺女,周氏却这么大喇喇的无视她青灯鬼话,好歹偏心也要有点限度吧?
前后两辈子,许颜华都不是甘居人下温良恭俭让的性子,当即第二天就在周氏面前把这些日子自己和许宜华的待遇揭破开来,把周氏气的指着她说不出话来。
当时许颜华想着,她不稀罕自己,自己回万家就是了,作为“真”嫡长女,她在侯府处处不如人,这么明晃晃的被敷衍无视,下人们更是要捧高踩低了,再待下去还有什么好?
但是虽然闹将起来,当初万家和勇毅侯府已经达成一致,放她回去周氏自然是不会的。
抱错的女儿都不舍得送回万家,亲生的女儿哪能再推出去,因而周氏只觉得许颜华这锱铢必较的性子更让人不喜,质问长辈这样的举止也没有规矩。
更有许宜华楚楚可怜的流着泪为许颜华求情,愿意让出自己的院子,许颜华喜欢她身边的什么东西都可以拿走,自己只求跟在周氏身边尽孝就好了。
比起许宜华泪汪汪的得体退让,更把许颜华称的不懂事极了,周氏不仅不同意许宜华让出自己所住的院子,还很快找来嬷嬷把许颜华拘起来教起了规矩。
也就是在那时候,许颜华就开始极其讨厌许宜华了。
原先她总是觉得自己不能迁怒许宜华,她也没有错,商户女被抱错,当做侯府千金教养长大,虽然是许宜华占了便宜,但是她也不能自己选择人生。
而且许宜华做了十一年的侯府千金,现在乍然成了“养女”,心里肯定也觉得难过。
但是现在许宜华这套做派,总让许颜华觉得是“以退为进”,她越是这样泪汪汪,周氏越是心疼她。
谁也不是傻子,许宜华嘴上退让,实际一点亏也没有吃,难免不让许颜华多想。
眼下许颜华气走了江嬷嬷,只等着周氏再出招,有什么她接着就是了,反正就是不能服软。
许颜华看得分明,自己的劣势就是和周氏差了十年的时间培养感情,光靠着那点稀薄的血缘天性永远只能被周氏放在许宜华之后,被敷衍以待,她才不会活的这么卑微可怜呢。
索性要闹,就一次性闹出个结果来,省的日后麻烦。
“我的大姐儿唉……”
张养娘心疼的抚摸着许颜华娇嫩的脸蛋,她还是有点闹不明白,自家大娘子和侯夫人明明长得那么像,侯夫人怎么就不喜欢她呢?
窗外的青衣仆妇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离去,许颜华一顿没吃饿得慌,但是接下来能不能吃得上饭也不好说,只能让身边的大丫鬟芸香再拿一套茶具给自己倒茶暂且压一下,等着去叫饭的小丫头进来回话。
只是这个叫凝萃的小丫头出了正房后,压根不敢去大厨房,侯夫人发话不给大娘子吃饭,她怎么敢去触霉头。
“玉树姐姐,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凝萃悄悄猫在垂花拱门前,急的直跺脚,后背也让太阳晒得**辣的。
“等等吧……方才啊,姜次郎赵嬷嬷来过,她在窗下听了好一会儿呢,大姑娘这样……说不定……”
玉树也没有比凝萃大多少,两人都不到十岁,被分到许颜华院里不多久,她悄悄拉着凝萃悄声道。
凝萃听说赵嬷嬷来窗外偷听过,脸色也乍然白了。
方才她在内室伺候的,亲眼看到大姑娘把江嬷嬷气成那样,她知道玉树的意思,说不定,侯夫人更不喜欢她了。
侯夫人不喜欢大姑娘,这在侯府下人中也不算秘密了。
大姑娘虽然是亲生的,但是侯夫人更喜欢宜姑娘朝华嫡秀,就连她们这些伺候的人,心里都难免要唏嘘。
宜姑娘多好啊,气质高雅,琴棋书画针黹规矩样样顶尖儿,前些年大家都说宜姑娘是有大造化的,宫里的娘娘都爱得不行。
哪怕现在颜大姑娘接进府里了,也好多人不信宜姑娘不是夫人亲生的。
眼下凝萃知道赵嬷嬷肯定要去夫人那里回话了,也不肯回屋里去跟大姑娘说,就在院子外面偷偷站着。
果然,从午时到傍晚,既没有夫人院里来人传话,也没有厨房的婆子来送饭,凝萃和玉树等人缩着脖子,听着正房里又传来一阵瓷器碎裂的声音。
几人互相交换了眼神,大姑娘这脾性儿,可真不怎么样。
屋里,许颜华已经饿了一整天了,屋里也没有什么点心,喝了一肚子茶,还是觉得难受,连博古架上的瓷瓶也摔了个干净。
“大姐儿,要不我使银子去……”
张养娘看着许颜华小脸儿都白了,忍不住心疼,招呼屋里的丫鬟把地上的碎片再收拾起来,便要去拿银子。
虽然侯夫人不许厨房给大姑娘送饭,但是她们可以用银子去“疏通”下,弄点点心什么的回来吃也不难。
“就这样想逼我服软,还早着呢!”
许颜华指尖都掐进了手心里,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上辈子她小时候在孤儿院里没少挨饿,最恨的就是挨饿的滋味。等到自己工作后,就开始狂买东西吃,立志把没吃过的都补上,所以那一阵儿把胃都给吃坏了。
她对吃的执念深得惊人,眼下周氏竟然这样生生饿着她,让许颜华整个人都要黑化了。
“走,一会儿我们去夫人那里。”
自从许颜华和周氏撕破脸了,许颜华就不再管周氏叫“太太”了,开口都是夫人,听着极其生疏,对此,张养娘也觉得无奈。
许颜华估摸着,现在这个时候她亲爹勇毅侯应该回来了。勇毅侯和侯夫人是亲姨表兄妹,所以勇毅侯对夫人是极敬重的,一般回来都会先去正院。
周氏可以饿着她,还冷着她,不搭理她,但是勇毅侯肯定不会不管她。虽然和勇毅侯接触的时间更少,但是许颜华觉得勇毅侯对她比周氏更亲近些。
许颜华也不是不知道变通,像许宜华那样柔柔弱弱,说句话就泪汪汪的,多惹人怜惜,像她这样明火执仗的闹事,本来有理也会变成无礼,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在周氏面前,许颜华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在这个没有dna的时代,她的样子和周氏至少像了七八成,她是铁板钉钉的周氏的亲生女儿,但是周氏对她不比陌生人好几分,许颜华前面有多期待周氏的母爱,现在就有多恼恨她的无情。
所以现在许颜华宁愿对着勇毅侯低头,也不愿意对周氏服软。
张养娘帮许颜华穿好衣服,又重新洗脸梳头打扮起来,而且许颜华特意没有上粉,一天没吃东西,小脸上带着几分憔悴,就准备这么过去给勇毅侯看。
“大姑娘……夫人不叫您出去的。”
但是许颜华刚踏出正房没几步,就有在廊下的几个婆子和丫头过来拦着了。
“让开!我现在要去夫人那里,有事我担着。”
许颜华脸色不太好看,张口对着几个婆子喝到。
“嘿嘿……大姑娘,您可别难为我们这些下人了。夫人的话,咱们都得听啊,您还是回屋去吧!”
为首的婆子嬉笑着劝她,看穿戴倒都体面,见许颜华还是站着不动,便作势要去扶她。
许颜华内心深恨,捧高踩低本就是人性常态,周氏待她冷淡敷衍,眼下这些下人就敢有这样的做派,她这个侯府大姑娘,再忍耐下去,还有什么好日子过!
“滚开!我看谁敢碰我!今天我还就要出去了,我是主子还是你们是主子?不把我放在眼里,这就是侯府的规矩了?我倒要去问问侯夫人!”
“你们这副做派到底要给谁看?觉得我收拾不了你们是吧?就是侯夫人,看到下人做了主子的主,也要嫌丢脸的,你们以为能在夫人面前讨了好去?横竖我是她亲生的,除了饿两顿她还能怎么样,但是你们就自己掂量掂量看看!”
一把摔开面前拦着的婆子,许颜华冷冷的一一看着她们,虽然人看着不大,但是气势十足,一双眼睛似明镜深潭,骂完后扬着头直着往前走,一时间倒真的没有人敢再碰她。
为首的婆子人称王大家的,她公公是侯府的二管家,自来有几分体面的,现在被许颜华呵斥了一顿,难免有点掉脸子。
“大姑娘好大的派头,您是不把夫人放在眼里了吗?夫人让您在屋里禁足,我们这些下人也只能听从命令。我们这些下人,自然不敢要主子的强,但是老奴想来,做主子的难道就能不孝不悌,不遵长辈的命令了吗?”
王大家的在许颜华身后,说的肆无忌惮,眼睛里掩饰不住的恶意。
一个不受重视的大姑娘,越是折腾,夫人越是要恼的,她倒要看看,夫人若是知道了大姑娘把她的脸往地上踩,会怎么做。
3.03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往我头上扣帽子!”
许颜华一个转身,啪的一声一巴掌扇在了王大家的脸上,把她给打蒙了。
“我自来不知道,做女儿的去看母亲,还是不孝了?你倒是什么居心,就敢给我安罪名?这么有脸的人物,怕是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侯府老太太了吧?”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不把她捆起来交到夫人那里去?”
许颜华立住身子,指挥着其他人就要把王大家的捆起来,看着其他人左右相视不敢动弹,更是嘴角溢出一抹冷笑。
别人越不把她当回事儿,她越要自恃身份把架子立住了,稍微软弱些,就要被人踩到头上来的。
“你们现在赶紧捆了她,就没你们的事儿。我再不讨夫人喜欢,也总是你们的主子的,我说话难道不算话了吗?”
许颜华不急着走了,眼下正是她立威的时候,若是自己的院子腰杆都不能挺直的话,她也就不用在侯府混了。
“大姑娘,您就别难为我们了……”
几个婆子一同跪下,王大家的也不敢再说什么了朝田诗乃,一同低头跪下,方才许颜华的话,把她的胆子差点吓破。这大姑娘小小的年纪,倒是真的牙尖嘴利,挺有气势。
“就是不听话不是?那就跪着吧,我这就和夫人去说说,许是我出身低微,用不起你们这些人了。”
眼下也没有人敢拦着许颜华了,她说完后,就带着张养娘自顾自的往外走了,身后伺候她的芸香和荷香犹豫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其实这一下午,周氏倒不是故意冷着许颜华的。
她午睡起来,先是听了赵嬷嬷学了许颜华的话后,就气的胸口憋闷。那个丫头,就是生来讨债的。
她好心请嬷嬷教导许颜华规矩,结果许颜华故意捣乱,不听教导。
饿她几顿,也是教养嬷嬷的意思,谁家姑娘学规矩都是辛苦的,尤其是许颜华性子又顽劣,肯定要吃苦头。
周氏气的捶胸口,就是当年许宜华学规矩时,也是很辛苦的。
结果许颜华自己不上进,把嬷嬷都给气走了,还说她要饿死自己,连后娘都不如蔡玉洁。
这话赵嬷嬷一学出来,周氏就气的青面獠牙,许颜华竟然把她和一个低贱的商贾继室比!
“太太别生气,妹妹也是饿极了,她小孩子难免不经饿,又是无拘无束的自在性子,一时之间适应不了侯府的规矩,也是能理解的。”
许宜华趴在周氏的腿边,温柔的一笑,帮着许颜华说话。
“你呀!那孽障明明和你一般大小,却这样没有规矩,你爹还要让她过阵子去女学,就这个样子去女学,不是给我们丢人吗?”
有了对比才能感觉出来,周氏眼下看着许宜华是越看越爱,相比许宜华的省心,许颜华简直就是个讨债鬼。
许宜华多贴心啊,听婆子说这阵子她每天夜里都偷偷哭,但是在她面前,却从来不漏声色,不说自己的委屈。
相比之前许颜华口口声声的“声讨”她偏心,让周氏颜面扫地,周氏更加疼爱许宜华了。
若不是许颜华长得和周氏自己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周氏自己都不肯相信有抱错孩子这一回事的。
许宜华听到周氏说,勇毅侯要让许颜华去上女学,眼中一时霜雪弥漫,用尽全力才能控制住自己不失色。
比起许颜华是名正言顺的侯府大姑娘,她唯有的优势,也就剩下京师女学了。转角遇到爱剧情介绍现在竟然许颜华也要去吗?
“您这边消消气,颜妹妹那边虽然把江嬷嬷气走了,但也不是故意的。既然颜妹妹要去女学,那规矩总是要学的,不如太太您眼下先把江嬷嬷安抚下来,起码不叫她出去乱说,坏了颜妹妹的名声。而颜妹妹那里,定也是心里委屈的,等等她情绪好点了,晚间我去找她一起吃饭,再好生劝劝她吧。”
许宜华努力镇定下来,起身从身边的丫鬟手中,为周氏端来一盏血燕窝,随后坐在周氏身边,软软的出着主意。
“我儿,这阵子真是委屈你了啊!”
眼见着许宜华愈加妥帖了,她的宽忍大度让周氏更是觉得要多弥补她了。
于是整个下午,周氏都用来开库房,要为许宜华挑布料,和她一起选样子做衣服。另外周氏还找出几样珍贵的头面来,好为许宜华搭配衣服。
“这匹宫缎颜色好看,衬颜妹妹的肤色。”
许宜华自己挑了喜欢的料子后,又从最好的料子里面翻检着,言笑晏晏的对着周氏建议道。
自从知道自己本该是商户女后,她就被巨大的惶恐惊惧笼罩着,整个世界都天翻地覆了。
也是从那一天开始,许宜华就彻底的失去了自己,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了,虽然还留在侯府,可是再也不是原先名正言顺的大姑娘了。
她如今只是一个卑微的养女,仅有的依靠,也就是前面那十来年和父母相处的感情。
天上地下的落差,让许宜华越是害怕,越是能感觉到自己之前在乎的一切都要顺着指缝流走,她付不起一切都被许颜华抢走的代价,只能逼着自己更加心思玲珑,就愈加让自己处事周到。
眼下许宜华自是不肯漏一点话把给人说嘴的。虽然周氏待许颜华平淡,让她心里稍微松快了点,但是总归她们是亲母女,一点轻忽不得的。
于是自己又为许颜华选了几匹料子,软语温言的缠着周氏,硬是也要让周氏为许颜华做衣服。
“你这孩子……”
周氏感动的搂着许宜华,她可是看得分明,这阵子许颜华可从来没有对许宜华有什么好脸,只顾着处处计较,但是许宜华却时刻都想着许颜华。
周氏摸着许宜华柔软的额发,心里既软又愁,只想着这样心肠柔软的孩子,自己若是不护着些,一定就该被欺负了。
到底都是造化弄人啊,周氏看着裁缝为许宜华量好尺寸,叹了口气,也没有心思让人去许颜华那里量了,许颜华的那几匹料子,都让人直接按照许宜华的身材做了。
反正二人身材,估摸着也是差不多的。
“你说你怎么就不是我亲生的呢……”
周氏也觉得可惜,若是许宜华是自己亲生的,一切就都完美了,她哪还用被许颜华气成那样。
两家发现孩子抱错的缘故,说起来也是曲折。
当时许颜华的身份之所以被发现,起因就是她跟着继母周氏一起去周家攀关系,为周家过百日宴的小郎君送礼。
这个周家并不是侯夫人周氏的娘家,也不是许颜华继母周氏的娘家,而周家老爷也就官居七品的门下郎,但是奈何人家是著姓大族清河周家的远枝。
这年头讲究“上品无寒士”,也就是出身论英雄,一个人的出身决定了社会地位,世家门阀等级森严,像万家这样的商户,没几个看得起,就是进人家家门都得走偏门。
若不是这两年万老爹的生意做得大,家资千万,在京师跨入了豪富的门槛,周氏也进不了周家门。
也就是在周家门口,许颜华遇到了命运的转折点,一个看到她的相貌十分惊异的人。
许颜华的继母周氏,出身淮商周家的一个偏远的庶枝,自家在家族里没有什么地位,又赶上家乡遭灾,跟着父母来京师投奔亲戚,碰巧父亲病逝,家里又一穷二白的,这才做了商家继室。
虽然周氏和著姓大族清河周家攀不上关系,但是周老爷和清河周家有关系,他孙子百日宴时,费尽心机请来了周氏嫡枝的十三老爷过来。
十三老爷又碰巧是勇毅侯夫人周氏的嫡亲叔父,从小也是看着周氏长大的,在门外一眼看到许颜华的相貌,觉得特别眼熟,很像自家侄女儿,回家后又随口当个趣事儿和自家妻子说了几句。
周十三的夫人并不太信有人会无缘无故长得这么相像,但性子又是个好事的,便特意使人又去万家看了许颜华,来人也是见过勇毅侯夫人周氏的,回来也说极像。
世上的事是经不住琢磨的,待事情传到了勇毅侯夫人的亲娘耳中,周家老太太一打听,这万家小娘子和自家亲外孙女竟然还是同年同月同日生。
并且最关键的是,这万家大姑娘还长得和自家女儿一个模子印出来的,这事情一往深里想,就变得复杂起来了。
而侯府千金之所以和商户之女能够抱错了麻雀变公主,这事还牵扯到一桩公案。
永嘉十年的夏天,三王叛乱,从各自的封地集合成一股兵力,攻下了好几个州,以清君侧的名义,直向京师逼近。
当时京师从上至下都是各种人心惶惶,为免神仙打架,小鬼遭殃,不仅许多商户良民往京外跑,就连许多官宦贵胄,也都把家眷悄悄送到京外的别庄,想等风平浪静了再接回来。
当时已经身怀六甲的勇毅侯夫人周氏,也是出城的家眷之一,但是她要比同行的贵妇们更加糟心。
除了担心上了战场平乱的勇毅侯,侯夫人周氏还要担心自己娘家,因为三王叛乱要清的“君侧”,就是自家老爹,时任宰相的周显桐。
思虑过重加上慌乱的气氛和速度快且略颠婆的马车,导致怀胎刚八个月的周氏,在刚走到京郊时,就早产了。
因为意外状况,侯府一行人的马车只能停在荒郊野岭中,而且当初周氏想着自己的预产期还有一段时日,就只在别庄准备了奶娘,而路上并没有带奶娘。
周氏是簪缨贵女,自是没有自己哺乳的道理。
京师簪缨贵族的妇人最是讲究,长久以来的观念,就是生下孩子有奶娘照管,若是自己哺乳那是自降身份的事,要被嘲笑半辈子的,就是孩子将来大了,也抬不起头来。
就在周氏抱着孩子急的要哭时,有下人打听到,跟在侯府车队后面一同离京的行人中,有一户姓万的商户,家里的娘子同样刚刚产女,现在有奶。
因为是离京避货,万家轻装简行,孩子也生在了路上,同样是早产,且万家也没有带奶娘,是自家娘子亲自哺乳的。
作为商户,那时候还没有发家的万老爷自然想攀上侯府这个关系。哪怕侯夫人稍稍松松手,也能让万家得到数不尽的好处。
于是万老爷积极的表示,可以让自家娘子一路上代为侯府大娘子的奶娘,和自家女儿一起哺乳。
周氏心力交瘁下,又是早产,身心俱疲,眼下只有万家娘子这一个选择,也就无奈中接受了,把自家女儿托付给万家娘子代为照应,自己将养身体。
实在是周氏的压力也很大,她所嫁的勇毅侯虽然是自家表哥,但是结璃五载才怀了第一胎,这第一胎还是个女儿,丈夫又先有了庶长子。
更甚者眼下她孩子又生在了半路上,生怕身体调养不及留下隐患,必须养好身体再怀个儿子才能安稳。
万家娘子对侯府千金自然是不敢不精心的,而且周氏也派了两个自己的心腹丫鬟一起照顾女儿,自觉也万无一失。
但是尴尬的是,万家娘子程氏身体本就疲弱江华政府网,孩子又是早产,吃的再补也哺育不了两个婴儿,必然有一个孩子吃不饱。

密码:5sax
作者:admin 2014年07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