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马大姐何成刚:民国小学历史标准化测验(一)-京师历史

何成刚:民国小学历史标准化测验(一)-京师历史

这里将主要从测验理念与实施两个角度,分别探讨民国小学历史标准化测验的特点。
一、历史标准化测验理念演变
标准化考试是在20世纪二十年代逐渐发展起来的一种考试理念。作为一种科学的测量学习能力与成绩的一种方法,目的使教育效果以量化形式展现出来,从而发现教学问题,起到诊断教学、完善教学,实现提高教学质量的目的。
顺西方心理学输华之势,在有海外留学经历的国人从教育科学的角度对考试给予了重视。除了美国著名教育学家杜威来华讲学以外,美国教育心理学家麦柯尔教授1922年也受中华教育改进社之邀,专门来中国指导国人编制各种测验。当时参加编制的有北师大、北大、燕京大学、东南高师等师生,几乎包括了国内全部的教育心理学者。一年内编成各种测验40多种,对西方教育测验理论在国内的传播与实施起到了推动作用,也为国人探索适合中国学校实际的教育测验奠定了初步基础,引发了国内编制教育测验热潮。廖世承、俞子夷、艾伟等人编制了包括历史学科在内的各种测验,在中小学开始推广使用。
我国最早进行历史教育测验编制与应用工作的是廖世承。廖世承于1919年获美国勃朗大学哲学博士和教育心理学博士,回国后任东南大学教育学教授及东南大学附中主任。和一般人相比,廖世承有着专业优势和客观优越条件,于是在东南大学附中与苏毓棻合作开始了历史标准化测验的探索。
与清末历史考试的论述题型不同,廖世承编制的历史测验类型是选择题。每个选择题带有四个选项,只有一个答案符合题目要求。依考试测量学来看,属于单项选择题。廖世承设想的历史选择题之考察目的包括三个:①考察事件发生的时间,或者考察事件发生的先后顺序;②考察事件发生及与人物相关的地点;③考察历史现象之间的因果关系。选择题的命题点主要围绕“都城”“灭亡”“国庆日”“画家”“战争”“发明”“入寇”“商埠”“变乱”“宗教”“重要日期”“条约”“文学家”“制度”“文物”“纪元”“党派”等,总共100道选择题。
这就是中国历史教育标准化考试探索的开始。第一,这是一个测验目的和测验内容十分明确的模板。虽然测验内容分类并不是很科学,但却标志着历史标准化测验走向规范化。其意义在于,考察范围的广泛性能有效地诊断教学。那些对标准化测验陌生的历史教员,这个测验模板正好可供他们学习和借鉴。第二,在题目类型上,以一个新的试题类型——选择题取代了传统论述题,这也是美国学校历史标准化测验的基本情况。美国测验学家麦柯尔来华曾评价中国当时编制的各种测验,至少都与美国水平相当,有许多地方还要比美国为优。这一题目类型引入国内后很快得到了学界的认可。当时学人大多认为,传统论述题应被淘汰,选择题可以以其优点弥补论述题的弊端。
当然,初生之物必存其弊。第一,廖氏的测验理念落后于当时教学改革的发展趋势。五四时期国内历史教学改革(尤其是小学历史教学改革)上出现了新动向。表现在,一方面反对学生死记硬背历史教科书的教学方法,另一方面提倡学生对历史知识进行概括、比较、归纳、思考、整理及“自下结论”等体现学生自主性和探究性的学习方法。与其相比,廖世承的历史标准化测验理念(适用于初高中),就显得有点滞后。从廖世承的历史标准化测验看,考察的侧重点是学生对历史知识的记忆,虽然也有对历史现象之间因果关系的考察,但微弱得多。
实际上早在廖世承拟订历史标准化测验之前,已有学者指出历史应考察;①重要人物事迹②重要事件大纲③著名氏族谱系④重要年代事项⑤历史语句之读法及解释⑥人物及大事发生时代位置⑦历史人物评论⑧因果关系推究⑨爱国精神发现之程度玛丽嘉兰。考察目标较廖氏测验目标更全面,不但包括知识、能力(不但包括对因果关系的理解,还有学生的历史评价能力),还主张将价值观渗透进试题编制中。
正因为此,廖世承的测验理念遭到了当时学者王书林的批评。他说:“罗格(Rugg.E.U)批评美国的几个历史测验,有几点很可以做我们的参考:(1)根据事实保持之多寡可以估定历史能力的假设之正确性是可疑的;(2)传令儿童死记详细的事实,使历史教学上的目标完全失败;(3)由社会的功用之观点上言,专考事实的测验之内容是毫无意义的;(4)实验上证明学生不能保持历史中之详细的事实,为什么费许多时间去教授之或测验之?”从王书林的论述我们发现:美国学校历史测验非常注重学生的记忆,廖世承编制的学校历史测验就是受了美国学校历史测验的影响。
第二,将选择题与论述题绝对地对立化。在廖世承看来,论述题只有弊端而没有积极意义。他说,我们测验儿童历史知识,答案愈简单愈好,倘每个问题要回答很详尽,那么写得快的儿童,可以多做几个问题能力天空,写得慢的便没有机会得到高分。我们现在既不是测验儿童写作快慢的能力,便应当把这个因素除去。实际上廖世承的假设是,所有学生的学业水平基本接近或完全接近,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会因为回答论述题上的快慢赛诺龙,而导致成绩有差异。显然廖世承的假设是不成立的。实际上论述题也不是考察学生的写作速度。当然不能排除个别学生由于答题速度慢的因素,影响了成绩,但绝非普遍现象。无疑,廖世承过高地估计了写作速度对于成绩的影响。论述题也不是一定要回答的很详尽,主要基本点回答到了就算可以,这一点历史教员应向学生讲授做题方法,不能将学生做题方法上存在的问题归咎于论述题自身的缺陷。应当说,论述题与选择题各有利弊,正确的态度应是取长补短,而不是以选择题取代论述题。
继廖世承之后,东南大学历史系主任、西洋史教授徐则陵教授也拟订了一个编制历史试题测验的六条基本原则,同时也是考察的目的:分别是:①史事与其发生时期之关系;②辨别史事发生之先后;③史事与其发生的地点之关系;④史事与其人物之关系;⑤史事因果之关系;⑥辨别史事之轻重。这个测验与廖世承编制的历史测验相比,明显加强了学生对于历史现象的比较分析能力要求。比如徐则陵就“辨别史事之轻重”举例:如撤退客邮的主要原因是:①国际联盟的成立;②日本退还青岛;③中国加入万国邮政联盟;④邮电加价;又如:五件事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是:①陶潜不为五斗米折腰;②建文逊国不知所终;③梁武帝舍身同泰寺;④洪承畴入贰臣传;⑤汉武帝平百粤。
在历史标准化测验理念探索中又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是心理学家艾伟、孙邦正的历史测验理论。他们专就小学5年级和6年级各编制了一份历史测验,测验内容是从通用的五部历史教科书和一些学校历史教员自编的历史试题中选择出来的。选择内容的原则,简要归纳有:在实际生活上有重要性;内容的普遍性;适合学生程度;注重本国部分(其中本国部分约占3/4,外国部分约占1/4);顾及小学社会科课程标准;特别注重近代史。
艾伟与孙邦正的思考推动了历史标准化测验更趋于科学化,更符合中小学历史教学实际,对于历史标准化测验的“中国化”或“本土化”有着积极意义。
第一星海领主,强调历史与现实的结合,突出了测验的教育意义和现实意义。测验内容来自于与历史教科书知识有关的社会生活,而且要侧重于近代史内容,而不是拘泥于历史教科书知识,从而保证了历史测验的现实意义,从而有别于纯粹的考察记忆力的试题。从试题考察的价值导向上看,也是积极的沈阳红番区,有利于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促进教学内容的改革和教师教学重点的转移。从考试考察的角度看,有利于考察对学生认知社会有价值的知识,也有利于对学生进行思想教育。这与当时历史教学界提倡的注重近代史教学及编写者注重历史教科书中近代史内容的观念是一致的。
碰巧的是,艾孙二氏强调历史测验的教育与现实意义,正好是王书林批评廖世承历史测验的缺陷所在。这也说明在历史标准化测验理论上学人们的思考开始趋于不谋而合。
王书林是这么批评廖世承的中学混合历史测验的:一个学生记错了普法战争发生于1880年,是否即表示他不了解普法战争之意义?像林肯死亡的原因及运河是开凿的,都不重要,重要的在于林肯与运河对美国和中国历史的重要影响。王书林还指出,杜威主张历史应与现时保持联络,历史不是过去的账簿。现在的历史教科书大都是帐簿式的,测验是账簿的缩本。“作者敢大胆地说一句话,已经编就的历史测验,不论中外,无一可取的”,“我们若分析这两个测验中的各个题目,许多是账簿式的知识,与现时毫无联络的”,“专考事实的测验,实毫无用处。杜威主张历史教学从现实中选其与现时有关之事件,使个人之小经验圈渐渐推广……测验之编制,宜根据于这些原则美宜佳官网。”
可见,王书林的历史测验思想与深受杜威历史教育思想的影响,艾孙二氏的历史测验思想与杜威教育学说也有着内在一致性。
第二,从学生的认知发展出发编制历史标准化测验,应该“适合学生的程度”。超人马大姐这就要求历史测验的难度不能过易,也不能过难,首先要了解学生的学习情况,这是编制历史测验的前提。
第三,提出了历史测验中试题的中外内容比例,即本国史占75%,外国史占25%。从中我们也能看出,艾孙二氏的历史标准化测验的指导思想之一,是注重国史的考察。这也与当时学校历史课程体系中以国史教学为主的教学原则是一致的浴血承欢。不过国史内容的考察比例似乎有过重的倾向。
俞子夷也是标准化测验的积极参与者,他显然意识到了廖世承编制历史标准化测验过于强调记忆力的缺陷,主张以考察学生的“思想”来取代“记忆”。这里的“思想”即指学生的分析思维能力。他的主张在当时产生了积极影响。
1935年他在与人合编的《新小学教材和教学法》书中指出浅野启介,社会科教学目标,重在思想,但思想却最难考。出几个大问题,叫学生发表自己思想,却与作文能力混在一起,变了考试作文。类似作文的大问题,没有客观的标准,考察结果当然不可靠。所以他主张“用测验形式考,标准比较确定,但是极容易偏重事物的记忆。这样成绩又和教学目标不相符合。形式用测验内容注重思考判断,确是一种两全其美的办法。”他还指出:“但是若用了学习过的材料,即使测验中包含思考判断,学生仍旧可以强记了学习时思考的结果来应付。最好是用未学过的时事,偶发事项,叫学生思考判断太玄大宗师。少叫他们发表意见,多叫他们找已学过的原理原则,或者想些办法。这样答案比较确定,学生不必多做文章连君曼。”
教育界在历史标准化测验理论上的探索,廖世承、徐则陵对于小学历史标准化测验在国内的传播发挥了突出作用卢英德,虽尚有许多不足,但毕竟走出了积极的一步。艾伟、王书林、余子夷等学者则大大发展了廖世承与徐则陵等的认识。尤其是艾伟,对于小学历史标准化测验的理论构建,全面又有深度和见地,贡献最大。刘虞佳当然应承认,这些都是在完善选择题的框架内展开的有价值的思考。
转自何成刚:《民国时期中小学历史教育发展研究》,岳麓书社2008年版。文本发布过程中,可能会出现错误,如引用,请以出版物为准。

关注公众号,后台回复关键词,可获得的资源

动动手指关注一下我们吧!


我们老师的联系方式:
韩老师(微信号:hn1165565077)于老师(微信号:yu19962249)
PS:我们有一个“京师历史教研”微信群,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请老师拉你进群。
作者:admin 2017年11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