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荀个人资料余光中:一双眼,能燃烧到几岁--人民文学出版社

余光中:一双眼,能燃烧到几岁?-人民文学出版社

今天掌灵膏,著名诗人、台湾文学家余光中病逝,享年89岁,余光中先生1928年出生于南京,祖籍福建永春,代表作《乡愁》、《白玉苦瓜》等。
2006年,人民文学出版社曾出版《中国当代名诗人选集·余光中》孙宇翱,今天我们就选摘余光中先生几首诗,以为纪念,愿余先生走好……

乡愁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一九七二年一月二十一日

江湖上
一双鞋,能踢几条街?
一双脚唐朝好医生,能换几次鞋?
一口气,咽得下几座城?
一辈子,闯几次红灯?
答案啊答案
在茫茫的风里
一双眼,能燃烧到几岁小雨沙沙简谱?
一张嘴,河珠熙吻多少次酒杯?
一头发,能抵抗几把梳子?
一颗心,能年轻几回?
答案啊答案
在茫茫的风里
为什么,信总在云上飞?
为什么,车票在手里?
为什么,噩梦在枕头下赵荀个人资料?
为什么,抱你的是大衣种田玉?
答案啊答案
在茫茫的风里
一片大陆,算不算你的国?
一个岛长武吧,算不算你的家?
一眨眼,算不算少年?
一辈子,算不算永远?
答案啊答案
在茫茫的风里
一九七○年一月十六日于丹佛
自注:
本诗的叠句出于美国年轻一代最有才华的诗人与民歌手鲍勃·迪伦的一首歌Blowin'in the Wind。原句是The answer,my friend,is blowin'in the wind,the answer blowin'in the wind.“一片大陆”可指新大陆,也可指旧大陆:新大陆不可久留错嫁残颜,旧大陆久不能归。

盲丐
想起乡国,为何总觉得
又饿又冷又空又阔大
不着边际的风终夜在吹
隐隐有一只古月在吠
路愈走愈长蜃楼愈遥远
一支箫,吹了一千年
长安也听不见,长城也听不见柴璐老公,
脚印印着血印,破鞋,冷钵
回头的路啊探向从前
也乞食新大陆
也浪荡南半球
走过江湖流落过西部
重重叠叠的摩天楼影下
鞭过欧风淋过美雨
闯不尽,异国的海关与红灯
世界在外面竟如此狭小
路长腿短,条条大路是死巷
每次坐在世界的尽头
为何总听见一支箫
细细幽幽在背后
在彼岸,在路的起点唤我回去
母性的磁音唤我回去
心血叫,沸了早潮又晚潮
一过楚河,便是汉界
那片土是一切的摇篮和坟墓
当初摇我醒来
也应摇我睡去
回去又熟又生那土地
贫无一寸富有万里
那土地洪荒玄武,凭嗅觉也摸得回去
不用狗牵何须杖扶
膝印印着血狄仁杰前传印,似爬似跪
盲丐回头,一步一忏悔
腿短路长,从前全是错路
一支箫哭一千年
长城,你终会听见,长安,你终会听见
一九七二年十月十三日

《中国当代名诗人选集·余光中》
人民文学出版社2006年版

作者:admin 2018年07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