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州桥建于哪个朝代作为一名单亲妈妈,究竟有多难?-若初文学网

作为一名单亲妈妈,究竟有多难?-若初文学网

医院高级病房区电梯前,陆景瓷看着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高大身影走进傅老爷子的病房,她只来得及看到那人的侧脸一眼,却也让她怔住了。
记忆里陌生多过熟悉,陆景瓷懵了许久才认出来,那个人是她结婚五年的丈夫——傅绍廷。
这也不怪她一开始没认出来,他们结婚五年了,而自从新婚夜他抛下她一走了之之后,她也已经有五年没见到她这个所谓的丈夫、她儿子的爸爸了。
他怎么回来了?难道是因为老爷子病危,所以才被公婆给叫回来了?
“妈妈,你怎么不走了?”
一道清脆软糯的声音拉回了陆景瓷的思绪,她低头看向旁边的小男孩,嘴角莞起,柔声道:“小阳,妈妈先带你去找何叔叔做检查,检查完了再上来看太爷爷,好不好?”
傅逸阳虽然不知道妈妈为什么会突然这样做,但还是听话的点点头:“好。”
心内科。
陆景瓷带着小阳,等待着检查结果出来。
这是一次先天性心脏病的定期检查,而检查对象大岩资本,就是小阳。
当年小阳还在她肚子里的时候,产检时并没有查出什么问题,然而等出生几天后,才被查出他患有先心病,从此成了医院的常客,3岁之前几乎天天住在医院,直到今年病情得到缓解和控制之后,才搬回家,然后定期过来做检查。
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医生看完检查报告单,表示小阳的情况一直控制得很好,只要这样继续保持下去,手术就可以提前到年底做了。
这无疑就是个好消息,陆景瓷心中欢喜不已,听医生交代了一些事项之后,她这才牵着小阳离开了诊室。
走出去没几步,她抬起头时看见站在不远处的人,不由得一怔,脚步不自觉变了下来。
傅绍廷看她脚步变慢了,垂眸思忖了一下,然后主动朝着他们母子俩过去,走到他们面前。
陆景瓷没想到会在心内科看见傅绍廷,他不是在楼上老爷子那儿么?怎么会来这里?真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两人相互沉默了片刻,傅绍廷率先开口:“妈叫我过来接你们回家。”
“嗯,好。”陆景瓷点点头,看傅绍廷正在低头看着小阳,而小阳也在抬头看他,两人大眼瞪小眼。
她抿了抿唇,蹲下身来对着小阳,缓缓道:“小阳,叫爸爸。”
闻言,小阳扭头看了她一眼,接着直接一头埋进她怀里,抱着她的脖子一声不吭,很明显是不想叫。
她先是一愣,然后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抬头对着傅绍廷解释:“那个……小阳他有点怕生……”
怕生?傅绍廷听着她的解释,不由得抿了抿唇,这是在告诉他,这些年从来没有回来看过儿子,所以儿子把他当陌生人么?
看傅绍廷脸色有些暗下来,陆景瓷抿了抿唇,抬手抚摸着小阳的脑袋,柔声引导:“小阳乖,这是你的爸爸,叫爸爸。”
小阳及不情愿的瘪着嘴,摇了摇小脑袋,声音闷闷道:“我不要,我又从来没见过我爸爸,谁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是我爸爸!”
闻言,傅绍廷唇越发紧抿,小小年纪伶牙俐齿,这揶揄人的功夫是跟谁学的?
小家伙抱进着她的脖子,就是不肯开口,陆景瓷只能无奈的轻抚着他的脑袋。
少顷,她终于听见头顶上傅绍廷说了一句:“算了,没事。”
陆景瓷抬头看向他,逆光中看不清他的脸色,只听他说:“先回家吧。”
“嗯,好。”陆景瓷立马点点头,感觉到小家伙依旧紧紧抱着自己,没有要松开的痕迹,她只好将人抱起。
她跟在傅绍廷身后进了电梯,两人一前一后站着。
感觉有道视线落在自己身上,他抬眸陈盈洁,正好和一双眼睛四目相对,眼神里毫不掩饰尽是对他的敌意。
傅绍廷眉梢一挑,看来这小家伙,不是很待见他!
两人相视了一会儿,最后小家伙冲着他吐了吐舌头,扭头用后脑勺对着他。
晚上,陆景瓷给小阳洗完澡,哄着他睡下之后才回到了房间,她像往常一样往里走,看见床上突然坐着一个人,顿时吓了一跳。
看见是傅绍廷,她才恍然想起,今天和往常不同,傅绍廷回来了。
傅绍廷见她一副受惊的模样,不由得眉心微蹙。
她渐渐平复下来,道:“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是我的房间你鼓舞了我。”傅绍廷看着她说绿知了,看她微低着头,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又道,“我晚上不睡这里,只是有事找你。”
闻言,陆景瓷这才抬眸看他,然后点点头,问:“哦……你找我有什么事?”
傅绍廷拿起身边的一个档案袋,起身朝着她走过,然后递给她。
陆景瓷接过档案袋,拆开,还没完全抽出文件,就见白纸上方俨然印着五个大字——离婚协议书。
看见标题,陆景瓷不由得抬头看了一眼傅绍廷,然后才继续看下去。
“你看看,要是没问题就签了,等老爷子去世,我就会把这协议书交上去。”傅绍廷说道。
陆景瓷将协议书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脸色淡淡,然后将协议书重新装进档案袋里递给了傅绍廷:“抱歉,我不能签。”
闻言,傅绍廷不由得拧眉,不解的看着她道:“怎么?是有什么问题么?赔偿不满意?”
“不是。”陆景瓷摇摇头,轻声道,“你里面说的那些给我的赔偿我都不要。”
闻言,傅绍廷更加不解:“那你要什么?”
她抿了抿唇,才道:“我……我只想要小阳的抚养权,其他的,我一概都不要。”
她说完抬眸看向他,见他神色莫测,她又连忙补充道:“傅先生,孩子……等你和乔小姐结婚之后,你们可以再生,可是小阳是我的命,我不能没有他,只要你同意了这一点,我就同意签字。”
傅绍廷看她生怕自己拒绝的样子,他思忖了片刻,她说得也不无道理,那孩子毕竟是她生养的。
“好,我答应你。”傅绍廷点头,从内袋里取出一支钢笔递到她面前,道,“签吧。”
陆景瓷看了一眼那只钢笔,没接,反而将档案袋放在他手上,低下头道:“你……还是把离婚协议书改好了,我再签吧。赵州桥建于哪个朝代”
闻言,他眉心一蹙:“怕我反悔熊家冢?”
陆景瓷微微低着头,没出声。
“好,既然你不放心,那就等我重新拟一份离婚协议。你休息吧,我走了。”他说着将钢笔重新放回内袋,说。
“嗯……”陆景瓷点点头,看着他走出了房间,这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这次老爷子病危,他会回来,估计也是想回来跟她离婚吧,毕竟这段婚姻是老子强迫来的,要是老爷子撑不过去世了,也就再也没有人可以阻止他终结这段婚姻了。
不过……这样也好。
她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转身走进卫生间。
第二天上午,陆景瓷带着小阳下楼吃早餐,原本以为傅绍廷昨晚不在傅家过,早上应该见不到他,没想到一进餐厅,就看见他正坐在里面吃着早餐。
陆景瓷心底微微一惊,但并没有表现出来,带着小阳坐下。
傅广渊看母子俩一副要出门的架势,不由得问:“你们这是要出门?”
“嗯,小阳说昨天没去看太爷爷,所以今天一定要去,陪一陪太爷爷。”陆景瓷抬起头看向他,莞尔道。
闻言,傅广渊不由得笑道:“我们小阳这么孝顺,你太爷爷知道了一定会很欣慰的。”
他说着又看向陆景瓷,道:“小廷待会儿要去公司米赚电脑版,那就让他送你们去医院吧!”
“嗯?”陆景瓷闻言骤然抬头,然后扭头看向一边一直没出声的傅绍廷。
“小延,听见没有?”傅广渊出声提醒道。
“嗯,知道了,我会送他们过去的。”傅绍廷放下碗筷,然后看向陆景瓷,“你们吃,我在外面等你们。”
“哦。”陆景瓷点点头。
母子二人吃完早餐已经是十分钟之后,傅绍廷正坐在客厅看报,看见他们过来了,放下报纸,起身只说了句“走吧。”,然后便率先往外走。
三人坐在后座上,小家伙夹坐在中间,却并没有搭理傅绍廷,只跟陆景瓷说话,车内只听见他们母子俩的声音,被“孤立”的傅绍廷偶尔侧目看过去。
司机将他们放在医院门口林德雄,便走了,陆景瓷带着小阳来到傅老爷子的病房。
病房内很安静,只能听见医疗机器发出的声音,郭文韬老爷子听见动响,艰难的睁开眼。
小阳握住了他的手,声音稚嫩道:“太爷爷,小阳来看您了。”
傅老爷子看见自己的小曾孙,显得很高兴,小家伙又道:“太爷爷,医生说了,您的病很快就会好起来了,放心吧!”
傅老爷子看着小家伙,张着嘴艰难的应了声:“好……”
他说完又缓慢的抬眸看向一边的陆景瓷,陆景瓷莞尔一笑:“爷爷。”
“嗯……”老爷子从喉底发出一个单音,然后看着她,双唇轻轻翕合着,又看了一眼小家伙,眼神复杂。
这时,看护的佣人进来了,陆景瓷叫她带小阳出去走走。
看着小阳离开病房之后,陆景瓷在床边的椅子坐下,道:“爷爷,您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老爷子看着她,张了张嘴,许久才发出嘶哑的声音:“他……有没有……跟你提出……离婚?”
闻言,陆景瓷先是一愣,后是一惊,老爷子怎么会知道的?
老爷子看她的反应,便知道肯定是有了,还没等她说话,他又继续道:“放心,有我在,不会……让你们离婚的……”
陆景瓷看着老爷子眼神里的关切,心中五味杂陈,她实在不忍心告诉他,她已经答应了傅绍廷离婚的事。
她抿了抿唇,然后点头,应了声:“嗯,我知道了。”
老爷子这才欣慰的轻舒了一口气,然后缓缓闭上眼睛。
小阳回到病房的时候,傅老爷子已经睡着了,见状,他立马放轻了脚步,来到陆景瓷身边,压低了声音道:“妈妈,我们回家吧,万一吵到太爷爷睡觉,那就不好啦!”
看着小阳懂事的模样,陆景瓷不由得莞尔绝代侠医,抚摸他的小脑袋:“好。”
两人站在医院门口,打算拦一辆出租车,刚才来的时候坐的是傅绍廷的车,所以这会儿他们只能坐出租车回傅家了。
何初泽从医院大厅出来的时候,正好就看见他们母子俩站在路边,微微思忖,便上前打招呼。
“小阳,景瓷!”
听见声音,陆景瓷和小阳扭头看过去,小阳见是他,顿时一喜,立马叫了一声:“何叔叔!”
“何医生。”
何初泽温和笑着摸了摸他的脑袋,然后看向陆景瓷,道:“你们今天怎么来医院了?”
她笑了笑道:“我带小阳来看他太爷爷,他太爷爷病了。”
“哦,原来是这样。”何初泽了然点头,“所以你们现在是打算回家?”
“嗯,在等车。”她点头。
何初泽不解道:“嗯?你们平时不是有司机吗?”
“嗯,今天……是坐别人的车来的,所以只能打车回去了。”陆景瓷扯了扯嘴角微微垂眸道,停顿一下,“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车。”
闻言,他抿唇,思忖片刻,便说道:“其实我今天调休,来医院只是过来拿个东西,要不这样,我送你们回去吧。”
“好啊戏王之王!”小阳闻言立马同意。
陆景瓷却有些不好意思:“这……太麻烦你了。”
“不会,我这也是为了小阳好,他这幅身子骨,不好一直晒太阳。”他勾唇道。
“妈妈,我好饿,我想要吃烤鸭。”这时,小家伙扯了扯她的手说。
闻言,何初泽立马接话道:“正好,我也还没吃,我们可以一起吃完烤鸭之后,再送你们回去玩伴猫耳娘。”
“妈妈……”小家伙又扯着她的手。
陆景瓷低头看了看巴巴看着自己的小阳,犹豫片刻,最后还是妥协了:“那好吧,麻烦你了黄飞鸿笑传,何医生。”
闻言,小家伙立马喜笑颜开:“妈妈果然最好了!”
福意阁内,三人点了菜,说说谈谈吃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吃饱。
临走前,小阳嚷嚷着要尿尿,陆景瓷只好带着他去了卫生间。
陆景瓷带着小阳走出卫生间,迎面走来两个女人,她轻撇了一眼花乡沭阳,没有去在意,没想到,那两人却挡了他们的去路。
“陆小姐。”其中一个长得比较高挑的女人微笑着看着她。
陆景瓷抬眸看过去,只觉得眼前的女人异常眼熟,很快便想起来,她心底一惊。
她虽素未谋面,却常在电视杂志报纸上看到,那个在新婚夜让傅绍廷弃她不顾,远飞美国,他心头上的白月光——乔宛玥。

作者:admin 2017年09月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