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斯基能源作为一名称职的男职员,要勇于满足美女总裁的各种需求...-闲茶小说

作为一名称职的男职员,要勇于满足美女总裁的各种需求...-闲茶小说


第一章:半夜,冷面上司的诱惑
夜晚九点钟,咯吱一声,一辆出租车停在翠湖花园公寓门外。张少楠刚下车,已经等急了的冷面菩萨一脸阴冷道:“让你拿个方案你用了两个半小时新子憧,我看你是不想混了。”
张少楠一脸冤枉道:“老总,这是非工作时间,我得先回公司拿,然后再拿来给你,你还住郊区。”
“还顶嘴?”冷面菩萨双眼一瞪道,“闭上你的臭嘴,跟着来。”
“去哪?”
“我家。”
我去年买了个表,去她家要干啥?莫非是……干她?
不知道,但很明显张少楠心里有几分期待,甚至裤裆那个部位已经有些许发烫。
冷面菩萨虽然性格古怪,嘴上不积德,但却是个极品美女,长长的腿,丰满的身段,精致的五官,眼神天生有煞气,一般人莫敢对视。她还掌管着公司最重要的四个大部门,而且是大股东,典型的白富美,超级女神,是个男人都会对她有感觉,很明显,张少楠是男人,所以跟着冷面菩萨往花园里面走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异样的激动。
到了冷面菩萨装饰豪华的家里,冷面菩萨第一句话就震惊了张少楠:“你,把衣服脱了,去洗澡。”
张少楠愣住:“老总,你是让我去洗澡?我没听错?”
“没错,赶紧去。”说完丢了一条浴巾给张少楠,“浴室在你身后,左边的走廊,洗完了披着浴巾出来,你的衣服先放在里面,不要拿出来。”
我靠,莫不成真要跟自己干那种事?可不是她出的制度禁止办公室恋爱么?难道她打算只和自己做,而不讲情?对,应该是这样。
张少楠心里想着,乐呵呵的走进了浴室……
不肖十分钟,张少楠已经披着浴巾脱着脚从浴室出来杰克森胡,他抬头一看,当即眼前一亮。冷面菩萨竟然换过了一件轻衫薄裙,很慵懒的半卧在了沙发上面,一双雪白的长腿,就那样露在空气当中,脚趾一只只如白玉一般。而她的一头柔顺的长发,则是散落在右肩,在柔和的灯光照耀下,整个模样看上去要多妩媚有多妩媚,要多吸引有多吸引。
张少楠狂咽口水,下腹部不经不觉就暴涨了起来,他咳嗽了一声道:“老总,这个,我已经洗完澡。”
冷面菩萨优雅的招了招手,声音温柔的不得了:“那你过来坐我旁边。”
“哦,我这就过。”张少楠心里那个激动,浑身上下都已经血脉喷张,那个部位甚至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奶奶个熊,这个女人在公司那都是高高在上,神圣不可侵犯,每天对着各种人大呼小喝,就跟个女王一样,不想在家里是这副柔情似水的模样,落差太大了,但是,不得不承认,越是落差大的东西,越是吸引人。
没几秒,张少楠走了过去,一屁股就坐在了冷面菩萨的身旁。那么近距离的看她,张少楠才发现她连内衣都没有穿,胸前的凸点尤其明显,而且那山包比想象中要大许多,平常穿职业,还真没看出来。
更关键的是,她的裙子实在太薄了点,隐隐能看见薄裙下面雪白的酮体,连她两腿间那一片的黑色,都能隐约的看见,那画面很诱惑。她整个人还香喷喷的,再加上那迷醉的表情,简直就无敌了。
张少楠那更是口水狂咽仙意通玄,他道:“这个,老总电风猴,我该干嘛?”
冷面菩萨反问道:“你觉得呢?”
张少楠侧过身,一双手慢慢伸展开去:“我不知道啊,我能抱抱你么?”
冷面菩萨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时尚挂钟,目光才转回来道:“嗯,来,抱。”
这已经是很明显的信号,这个女人就是空虚寂寞冷了找自己娱乐的。张少楠顿时没有了顾忌,早就张开的双臂随即抱了过去。然而就在即将要抱住的刹那,敲门声响了起来,冷面菩萨连忙从沙发起来。梁佩诗
操你丫的,谁他妈这么不会挑时间啊?张少楠在心里骂了起来,眼里看着冷面菩萨,她慢慢走到门后,对着外面喊:“谁啊?”
“我,嘿嘿,小冷啊,快给我开门。”一个男人的声音。
冷面菩萨打开了门,随即往里面走,快速回到沙发里,靠着张少楠坐着,很亲昵的模样。
五秒钟不到,一个三十出头陈进兴,穿的人模狗样的男人走了进来,他手里还拿着一束鲜艳的红玫瑰,脸上露着愉悦笑容。只不过看见屋里的一幕时广西彩铃网,一张脸顿时就变成了猪肝色,他猛地把手里的花砸在地上厉声道:“这是谁?”
冷面菩萨冷哼道:“我不是告诉过你了么?我有男人,你不要再来骚扰我。”
“算你狠。”男人一脚就把地上的花踹飞,人往外面走,粗鲁地打开门,又粗鲁地关闭。
冷面菩萨舒了一口气,立刻冲进房间,等再出来时已经换过一身很报仇的衣服。
那会儿张少楠还坐在原来的地方,仿佛没有动过冥光天羽套。不过他已经明白过来怎么回事,是冷面菩萨利用了自己,这是一个陷阱,他心里萌生了一股怒火,吼着道:“你妈的,你利用我?”
“骂谁妈呢?你再骂一次。”冷面菩萨听见张少楠骂她妈,顿时像母老虎一样张牙舞爪,刚刚的温柔和妩媚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骂你,就骂你,怎么着?”
“我弄死你。”
冷面菩萨旁边就是酒柜,她随手从上面拿了一只冰桶,用力砸向张少楠,因为距离太近,张少楠躲不及,只能下意识用手挡。
铛铛两声,冰桶砸中张少楠的手臂再落在地上,张少楠心里火啊,蹭蹭蹭走过去抽着冷面菩萨的衣襟道:“信不信老子两耳光扇死你?”
冷面菩萨笑了,把自己的一张绝色脸孔凑过去道:“来啊,往这儿扇,你不敢你就不是男人。”
扇,张少楠还真不敢,他也是被逼急了,发狠道:“我……信不信我非礼你赫斯基能源?”
冷面菩萨显然是不信,笑道:“来啊……”
冷面菩萨那张脸在张少楠视线里举世无匹,张少楠脑袋蒙地一下,什么乱七八糟的杂事都忘了,火气消了,勇气回来了。然后他仿佛感觉背后有一双罪恶之手推着自己的脑袋往前靠,还有恶魔的魔法施展开让自己的嘴巴嘟起来,最后狠狠地推到了冷面菩萨的脸郏处。
第二章:面子不重要,奖金才要命
接触到冷面菩萨皮肤的刹那八连杀伴奏,张少楠才猛然地惊醒,但为时已晚,他已经亲了冷面菩萨。冷面菩萨是又羞又怒,她脸上一分分绽放出残酷,大吼一声扑向张少楠,又是扯头发、又是指甲掐、又是拳头捶、又是嘴巴咬,口中还念念有词:“你个死流氓,敢非礼我,我弄死你。”
张少楠一把把她抱起来,走了几步直接把她扔在沙发上,随即整个人压上去道:“小女人,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是老总就能为所欲为,看谁弄死谁……”
“干嘛?想强奸吗?你来,看我怕不怕你。”冷面菩萨突然不挣扎了,只是瞪着眼睛看着张少楠。
张少楠停住了,他绝对不是这意思,他只是想掐她的脖子恐吓她。强奸,他还真的不敢,别说冷面菩萨不是普通人,就算是普通人,那都是找死的事情。
可事已至此,啥都不干点会不会太怂?想到这里,张少楠想把冷面菩萨拉起来,伸手拉住了她薄裙胸前的一片,没想到质量不咋滴,一扯就碎裂了一大片,冷面菩萨的小白兔立刻跳了出来。
我滴妈,又白又大,还是柚子形,彻底震惊了张少楠,他几乎忍不住一手就抓了下去。而冷面菩萨发现自己春光外露了,顿时一声尖叫,她原本是料张少楠不敢,没想到张少楠真敢,不免整个人惊慌失措,捂住胸前就往后面躲,然后噼啪摔在地上,慌忙又爬起来冲进房间,张少楠追都追不上。
咔咔咔把门反锁上,冷面菩萨在里面喊:“给你一分钟,赶紧滚,不然我报警抓你。”
“那个,老总,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拉你起来。”
“滚,立即滚。”
张少楠连忙往浴室冲,穿上自己的衣服快速离开。
回到自己的住处,张少楠一整晚都睡不好,害怕有警察上门,幸好,平安到了早上,没有看见警察来。
带着几分惶恐不安回到公司,张少楠坐在自己的工作岗位,密切注意着冷面菩萨办公室的情况。他觉得昨晚的事情肯定没完,冷面菩萨还不知道要怎么弄他。
解雇?或者是调岗?把自己弄去子公司,甚至门市部当苦力奥古仕盾?不知道,不过张少楠已经想好,如果冷面菩萨敢公报私仇,他就敢辞职,奶奶的,东家不打打西家,怕个鸟。
不多久残血家族,张少楠对面办公桌的大胸同事钱碧晴回来了,她喜欢张少楠,每天回来都会给张少楠一个浅笑,今天也不例外,她浅浅的对张少楠笑了笑,不过她的笑容很快却僵住了。
“干嘛了?”张少楠审视自己的打扮,没发现问题。
“你的脸,还有手臂、脖子怎么了?”钱碧晴一一数出张少楠身上她认为不对劲的地方,“怎么都受伤了啊?”
“哦,你说这个啊,嘿嘿,被我家那只死猫抓的……”
“你家养猫?”钱碧晴极度怀疑的看着张少楠,然后从办公抽屉里拿出几张创可贴递给过去,“趁大伙没回来,赶紧儿到厕所处理一下吧!”
“哎,还是晴晴最好,我爱死你了。”
“哼,说话不算,我可没见你爱我,不然你不约会我?”
“约,约,约,找个时间一定约。”张少楠呵呵笑着接过创可贴就走。
等张少楠从厕所出来,立刻就听见冷面菩萨对自己秘书大吼的声音:“何巧巧,去找龙兵,然后你俩一起进我办公室来。”
不一会,何巧巧找来了龙兵,两个人神色慌张走进了冷面菩萨的办公室,呆了十分钟走出来,龙兵灰溜溜的走向了后楼梯,何巧巧则走回工作岗位找出一只小纸箱开始收拾私人物品,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直到中午才有传闻说是龙兵和何巧巧恋爱了,违反了制度,所以要解雇其中一个,冷面菩萨这女人狠啊,竟然不是解雇龙兵,而是解雇自己的秘书。
下午,冷面菩萨召集四大部门,三十多名主管经理开会,张少楠不是官,钱碧晴更不是官,但他们却同时接到会议通知。结果会议开了三十多分钟,综合所听到的全部内容,其中没有一句关于张少楠和钱碧晴,张少楠怀疑冷面菩萨是拿他们消遣,反正一直在听她骂人,骂完这个部门接着骂另一个部门。
不过必须承认,冷面菩萨骂人确实养眼,那种独一无二的气势只要不用常规目光去看,会觉得很可爱,很有欣赏价值。但要注意一点,不能直视冷面菩萨的眼睛,否则极有可能被她目光之中的寒气冻伤。
工作的事情说完以后,冷面菩萨说了一句散会,然后飞快又道:“张少楠、钱碧晴,你们留下来。”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后,冷面菩萨开口道:“钱碧晴,你对秘书一职有没有兴趣?有没有信心应付过来?”
钱碧晴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冷面菩萨居然让自己当秘书:“应该有……吧!”
“很好。”冷面菩萨眼中闪过一丝触摸不透的异色,目光落在张少楠身上,冷冷的瞪着,嘴里继续对钱碧晴道,“你可以出去了……”
钱碧晴连忙走了出去时光之刃,剩下张少楠一个人,到了这个地步他也不怕了,直接道:“老总,你想咋滴?”
冷面菩萨冷笑道:“你觉得我想咋滴?”
“是我问你,你就干脆点,给个痛快龙皇武神。”
“我是真想弄死你个流氓,胆大包天撕我的衣服。”说着话,冷面菩萨脸稍微一红,发现张少楠盯着自己的胸部看,顿时一拍桌子道,“看什么呢?给我站直了……”
张少楠吓的一窒,立刻就站直了身体。
“我告诉你,你的小命我先留着,你给我好好做事将功赎罪,我的话说完,现在你给我滚出去。”
很意外的结果,张少楠有点不敢相信,这肯定是阴谋吴奇龙,大大的阴谋,他道:“老总,你别耍我,要来便来,在阳光下进行,不要使阴招。”
“怎么?做好了辞职的打算?你辞职可以,你那两万块业务提成我不会给你发,你自己选吧。”
“我立刻出去好好工作。”说话说得好,人穷志短马瘦毛长,张少楠就不可能不要那两万块业务提成,那足够自己给家乡修路了,绝对得要回来,把那条一下雨就无法走的路给修上,造福乡亲。
第三章:心生爱怜,吃豆腐
不经不觉半个月过去,冷面菩萨果然没有找张少楠的麻烦,反而在某些方面给了张少楠不少好处。张少楠是既惊喜又担忧,毕竟那女人智商很高,不知道她是不是在什么地方给他下了算计。
这天晚上九点多,张少楠正和同住的死党苏决然喝着啤酒,聊着球,突然冷面菩萨给张少楠打来了电话:“你,立刻到茉莉商城来,我找你有事,立即来。”说完随即挂断。
张少楠打车赶到茉莉商城,发现一共有东南西北四个门,转了数圈才在北门找到冷面菩萨。冷面菩萨板着一张脸,眼看就知道心情不爽,另外她傍边放着大大小小十多个颜色各异的购物袋,明显是刚刚购完物。
张少楠连忙跑过去道:“老总,你叫我来是啥意思?”
“当苦力,不然你以为是请你吃饭?”冷面菩萨从包里拿出车钥匙递给张少楠道:“车在底下二层,你给我去开上来。”
“妈的,你谦虚点要死?”
“骂谁?”
张少楠哪敢回答,连忙就往停车场走。
几分钟以后,张少楠把车开了出来,冷面菩萨把十多袋东西丢下就上了车,张少楠真的很恶心她,不过他想下车去收拾,冷面菩萨却道:“你敢捡,我弄死你。”
“你有病吧?不要的你买来干嘛?”
“我喜欢,我乐意,不行?”
“行,去哪儿,是不是回家?”
“去酒吧街的月桂吧!”冷面菩萨说完闭上眼,胸脯此起彼伏呼吸不顺畅,她遇到了不好的事情,烦躁,生气,想喝酒。
不多久,到了月桂吧,张少楠从未见过像冷面菩萨这么喝酒法的,跟酒带仇似的,一昂脖子一杯,再昂脖子再一杯,气都不用换。张少楠更未见过傻到像冷面菩萨这么可爱的,找自己碰杯,自己偷偷把酒倒掉她愣是没发现。
别觉得张少楠多卑鄙,更别觉得他浪费,不是他不能喝,而是冷面菩萨这么个喝法必定醉,如果张少楠一并醉了,哼哼……是两个大老爷们还好,张少楠和苏决然就经常喝个烂醉,冷面菩萨是个女人啊,在酒吧这种龙蛇混杂的地方,张少楠必须担当起护花使者的角色。
冷面菩萨应该遇到上不顺心的事情了吧?张少楠能想到这点,他知道的,冷面菩萨表面看似很坚强,做事雷厉风行、心狠手辣,一人独撑四大部门,但本质上仍然是个女人,需要温柔、需要呵护,哪怕她看上去比一般女人要聪明、坚韧。
心里想的越多,越是生起怜爱,张少楠情不自禁伸手去摸冷面菩萨的秀发。
“管好你的狗爪。”冷面菩萨说。
人体大脑是个特别构造,有反应会异常迟钝、缓慢,控制不住自己的某些行为。张少楠刚才就产生了这种情况,他听到冷面菩萨说话,明白冷面菩萨话里意思,但就无法及时停止自己的行为,结果手背被冷面菩萨狠狠咬了一口,鲜血淋漓……
“神经病啊你?”张少楠拿纸巾捂住伤口。
冷面菩萨哼了声道:“谁叫你不老实。”
“我怎么不老实了?”
“你想吃我豆腐。”
“拜托,你是我老板,我敢吗?”张少楠有点心虚,“我刚刚是看见你头发有些脏东西,想帮忙弄走,真是好心遭雷劈。”
“说对了,好心从来都没有好报。”
又灌了几杯之后,冷面菩萨忽然趴在吧台上,看上去整个人软绵绵的,好象一只波斯猫,刚刚咬张少楠那会儿那股狠劲,已经荡然无存。
张少楠往厕所走,打算去清洗伤口然后送冷面菩萨回家,没想到刚从厕所出来就看见三个流氓调戏冷面菩萨。冷面菩萨岂是等闲之辈,一杯酒就泼向那毛手毛脚的流氓,流氓火了,直接一巴掌抽过去,狠狠抽在冷面菩萨脸郏,然后又是一掌,另一边脸郏……
张少楠看的火大了,他最讨厌对女人动手的男人。
憋着火冲过去,挨了两掌的冷面菩萨正准备提起酒瓶子跟对方拼了,张少楠突如其来抢过瓶子反手砸在毛手毛脚那个流氓的肩膀上。流氓哎呀惨叫张本天杰,却顽强反击,一拳向张少楠脸门捣来,张少楠稍微侧了侧身,一脚把他撂倒。此时,另两个流氓反应过来,拿起隔壁桌的酒瓶加入战斗,一起攻击张少楠……
看见打架,现场的客人纷纷让出了地方,酒吧的保安则飞快跑过来劝架。张少楠被一名五大三粗的保安抱住往后拖,另一名保安负责阻止那两个冲向张少楠的流氓。但是,保安忽略了刚才被张少楠一脚撂倒那个流氓,他站起来后立刻搬起把椅子就向张少楠空砸过去,幸好张少楠眼利看见了,抱住他那名保安没看到,所以张少楠一低身,椅子砸中了保安……
机不可失,趁那个流氓砸中保安正愣神,张少楠飞快窜上前集中力气一膝盖撞向那流氓的腹部,那流氓惨叫一声软倒下去。然而,张少楠的背部却同时受了一瓶子,另一名保安没拦住那两个流氓,其中一个还是冲了过去袭击他。
“来啊。”张少楠搬起一张椅子,“继续啊,看我不砸死你。”
那个流氓有点退缩了……
“操,胆小鬼。”
那个流氓突然转过脑袋看了看依旧被保安拦住的同伴,张少楠等的正是这一刻,椅子就立即拍出去,横着拍,反正拍对方不死,只是令对方一时间内失去战斗力圣水驾校,不过已经足够,足够他拉起冷面菩萨往外跑,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张少楠拉着冷面菩萨一口气奔回车里,飞快发动、狂踩油门。开出几公里,冷面菩萨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神情复杂盯着张少楠。
张少楠毛骨悚然:“想干嘛?”
“你好勇敢哦。”
“勇敢?我那是没办法好不好?”张少楠回手摸摸自己背部被袭击的地方,“妈的,痛死了!”
“痛的不是我。”
“你应该比我痛吧?”张少楠讽刺道,“流氓的巴掌滋味如何?”
“张少楠。”冷面菩萨眼中闪过一丝火气,“你最好忘了这件事,否则你会死的很惨儿女情更长。”
“切……行,别瞪辛香汇菜单,当我没说过。”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作者:admin 2015年03月07日